关天佑和秦清宁约好拉走杂物房内修理好的旧家电时间就在下午六点前,调侃着齐景年的同时看了看时间。

此时已经四点多,快五点。

毕竟这时节过了下午六点钟就天黑。见中间没多少时间,该要拉走的旧家电已安装好,关天佑就先拉他起来。

“今晚你真不去?”

齐景年飞快摇头:“不去,你全权处理就行。”正好有时间多陪陪媳妇儿。谁像你?老喜欢当电灯泡,还贼亮贼亮的那种。

他可忘不了之前只要关关一住到京大四合院一晚,这家伙是不管刮风下雨下暴雪,次日一准是天还没亮就赶过来。

“玩得痛快点。”要走出杂物房时,齐景年还拍了拍关天佑的肩膀,“祝君‘少年猎得平原兔,马后横捎意气归。’”

谁猎兔了?

关天佑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儿,拍了拍双手,好似要拍去自己手上的污渍一般。“我妹会答应和我一起去的。”

“去什么去。”齐景年飞了他一眼,“你的孝心呢?自己跑了,居然还想拐你妹也跑,家里长辈不用人陪啊。”

“滚犊子!”关天佑再也忍不住笑骂道,一脚踢了过来,“我为啥要跑?说的好像我专门是去花天酒地似的。”

麻溜儿闪开的齐景年拱手一笑,伸手指了指杂物房敞开的房门,示意他落在后面,这门还得由他来关上。

花样时光hana清新可人

秦清宁来的比约好的时间要早上半个小时,难得的这次总算没带上秦双双,或许是与她开的那辆破旧的皮卡有关。

这姑娘也是个心大的。

来了问候一圈长辈们,见关平安说她晚上也有活动,她就不再多言,装好货喊上关天佑,上了她的皮卡就走。

这一点倒是最让叶秀荷喜欢。你看,人家小姑娘和双双还是嫡亲的表姐妹呢,可你瞅瞅双双那孩子开的是啥车?

新车。

崭新崭新的新车不说,还是父母付款的。瞧瞧小宁这孩子,别看是辆旧车,可这孩子为人实在啊。

“对的。”不眼红她表姐,她妈要给她买新车,她还非不要。哪怕她娘话还未夸完,关平安已经忙不迭点头。

她是真真没料到,原来在她娘的眼里,一个节省不攀比的性子居然能遮盖住她娘一直不喜的假小子形象。

“这孩子还能干,又热心。”叶秀荷看着旧皮卡轰轰轰地开远,消失在她视线里,笑着摇了摇头。

“是的。”

“这一车拉走能赚多少吗?”

关平安挽过她的胳膊,“我不是很清楚,总归不少吧。这边电器修理费就挺高的,何况还忙了大半个月。”

确实!

叶秀荷点头。要不她怎么会一直说她家小北有本事?啥不行的电器到她家小北手上,他都能玩得转。

“要上学了,别让他忙着赚钱给你? 累坏了身子骨可不合算。虽说离学校近? 可来回一趟还是挺费时间的。”

我可没让他赚钱给我……关平安走着,哀怨地瞅了瞅她娘,“你咋就不担心我? 还是我亲娘呢。”

叶秀荷忍俊不禁轻笑出声,伸出手指点了点闺女额头? “你还用得了娘担心?不欺负你小北哥就阿米豆腐了。”

“哟,下雪了。”

“喊冤也没用,现在又不是六月天。”叶秀荷看了看自家别墅大门口的方向? 放慢了走路的速度。

关平安见状就知她娘想和她说悄悄话? 她索性就一个人挽着她娘的胳膊? 将整个人快要挂在了她娘身上。

“你呀……”叶秀荷捏了捏又闺女的脸蛋? “等娘没在你身边,这次可不能像以往上学一样知道不?”

“好。”

叶秀荷这个无语的? 斜了闺女一眼,“娘连话都没说完,你知道娘想说啥?先认真听着,别插嘴。”

“哦。”

“往常你上大学上起来是不是就啥事都不管,天天喜欢钻图书馆里看书?这一点,娘总没冤枉你吧?”

关平安点了点自己的嘴。

“点头摇头就行。”

关平安:好的,母命不可违。她不解释,点头就行了。关平安重重点了点头,伸手示意她娘继续。

叶秀荷怪嗔地瞪了一眼闺女,伸手拍掉闺女的巴掌,“跟你说正经的。你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懂不?”

关平安眨巴眨巴眼睛:有啥不一样?我还能飞上天了不成,还是你和我娘不要我这个闺女了!

叶秀荷果断移开目光,忍着笑意继续说道,“你是搭上了小北,换个人试试看成了亲的媳妇会咋样儿。

你齐奶奶他们是厚道,可咱也不能失礼。娘不要求你隔三差五给你齐奶奶他们写信,就每周写一封吧。

总得让人家瞅瞅你这个孙媳妇一直惦记他们二老是不?还有小北他姥姥那里,也别忘了时常联系问好。

剩下的就是节日和年礼。你们小两口现在明面上还没什么收入,可我猜你齐爸爸一准知道你开了五湖厂是吧?”

关平安点头。没错,应该是瞒不过人家的。

“这些年礼呀,啥礼物的,就要你亲手来抄持了。寄过去的东西不一定要多贵,就表示你能赚钱了也没忘了家里长辈。”

“好,我明白的。还有呢?”

“还有就是这当人媳妇了,可不是姑娘家那会儿。别老顾着看书学习,要多挤一些时间出来陪陪小北。

就是他忙,也尽量多抽出时间去他学校转转。象天冷了,多注意些他会不会冻着,多去他宿舍瞅瞅。”

“好。”

就这么利索的一个“好”,到底听懂了娘啥意思没有?叶秀荷看着果断回话的闺女,可谓是操碎了心。

但要她对着闺女亲口说小两口不能分床太久,尽量抽空睡在一张床上,免得姑爷正值血气方刚被人勾引走?

叶秀荷还真说不出口。她只好含糊地嘟囔一声,“这边啥都挺好的,就是姑娘家还是太开放了一些。”

耳尖的关平安赞同点头,“可不是嘛。要不我咋觉得太奶奶要是想我哥这两年就找对象的话,还是清宁好。”

说着,她先鬼头鬼脑地转着脑袋瞄了瞄四周,见无人,又趴进叶秀荷悄声道,“娘,我告诉您一个秘密,不能说出口的哦。”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