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声“禹三皇子”让禹志波彻底明白,自己和这些淳朴的镇民之间已经有了难以逾越的鸿沟。

“罢了,就是我对于‘厨神大赛’的执着,却让我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禹志波叹了口气,转身对“千回百转”道,“收拾一下东西,食肆里面的多余财物,留给这些百姓吧!”

“老板!”“千回百转”的眼泪也再也止不住了。

“我不管,我不管!禹氏皇族又怎么样!波大哥,就是波大哥!”安仔突然撕心裂肺的哭喊道,“我不知道禹氏皇族曾经对我们做了什么,我只知道当年救我的人就是波大哥。而且这些年,一直在帮助我们的可不是你们这些家伙,是波大哥。”

“安仔!”蒋大妈也是老泪纵横抱住安仔哭泣道,“你说得不错,这几年我看得很清楚,波老板从来没有坏心。要不是他的话,我和安仔可能早就活不下去了!你们大家扪心自问,哪个人没有受过波老板的恩惠?”

“这位大妈,你不给禹志波这个伪君子欺骗了!”另外一个陌生顾客说道,“想当年挑起战争的不就是禹氏皇族吗?你们现在沦落到此,害得你们家破人亡的就是禹氏皇族啊!”

“但他们也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已经失去了岚禹星的统治权。而且他们不是一直在反省,一直在赎罪吗?”此时狄羲的话掷地有声。

“对啊!波老板这几年,从没有要求过我们什么?而且我们又能够给予波老板什么呢?”武大哥此时也站出来说道,“说他包藏祸心,说他不怀好意,那他从我们这样一贫如洗的地方能够获得什么呢?”

“这个吗?他可能有自己的阴谋…….”那两个陌生的顾客此时也没了底气。

“我记得我那时候失去工作,走头无路的时候。是波老板介绍我运送物资的活。没有波老板,我们一家老小早就饿死了。”武大哥义愤填膺地说道,“无论你们怎么想,我就站在波老板这一边。”

“我也站在波老板这一边!是波老板帮我们建设起了农业基地。”又一个熟客说道。

“我也支持波老板!波老板可是经常接济我们。其实我们每次给的钱都偿付不了账单,波老板去想尽办法给我们优惠。”又一个顾客说道。

你的模样

“还有我,我们这里的孤儿院,每到逢年过节,波老板都邀请我们的孩子到他的店里吃晚餐。还经常匿名给我们孤儿院捐款,要不是有一次我无意中发现,我还是一直不知道呢!”落魄镇的孤儿院院长道。

“我有话说!”此时侯老突然大声说道。

众人立刻把目光投向了侯老。而那几个陌生的客人也似乎找到了救命稻草。

“还是侯家族长明事理,这个时候需要您老说话了。”陌生顾客道。

“我想说的是,当年禹氏皇族确实对我们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那个时候我只是一个孩子。战争失败的后果,却让我们这些无辜的人承担,直到今天我依然不能释怀。”侯老的话顿时让在场的人沉默了。

虽然已经过去了多少的岁月,有些东西却永远无法抹平。

禹志

波也沉默了,父辈的罪孽他没有办法逃避。狄羲也沉默了,他深知他也无法巧言去打动众多摧残的心灵。

“但是我欣慰的是!”侯老话锋一转,整个表情也变得柔和了起来,“今天禹氏皇族竟然有人能够站出来,愿意用自己的努力去为父辈的过失赎罪。背负起本不应由自己承担的罪责。”

“侯老!”禹志波抬起头,激动地看着眼前的这个老人。

“不错,当年的禹氏皇族的失败,几乎葬送了整个岚禹星。但是今天禹三皇子却站了出来。”殷族长也附和道,“他并不是靠着夸夸其谈的演说,并不是依靠虚无缥缈的愿景。他只是很简单地作为一个普通的厨师,在这里默默地坚守了这么多年,将温暖撒满了整个落魄镇,给我们带来了希望。”

禹志波的手抑制不住不住地颤抖,不知道是被大家的话感动,还是内心终于得到了救赎。忽然他的手被另一只手握住了,望着手的主人,禹志波终于平静了下来。夏慕瑶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慕瑶!”禹志波轻轻道。

“这个时候我知道你最需要肩膀了!”夏慕瑶微笑着道。

“看来,波哥在这里播下的种子终于开出了美丽的花朵。”枫影儿也是感同身受。

“不但如此,现在终于收获了丰硕的果实。”狄羲补充道。

“果实,什么果实?”镭娜还是一时之间摸不着头脑。

“可恶啊,没想到这两个老家伙到头来竟然还是向着这个可恶的禹志波。”那两个陌生客人暗暗发怒道。

“波老板,我们支持你!”人群中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喊。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禹志波激动地说道。

“大家千万不要被这些人蒙蔽了!这些人都是串通一气的!”那几个陌生顾客恼羞成怒道。

“我一直就觉得奇怪,其他人都没有太大的反应。为什么你们这几个家伙反应这么强烈。”石岁盯着这两个人厉声道。

“你是谁,我们岚禹星的事,用得着你管吗?”一个陌生顾客反驳道。

“不平人管不平事,而且照你这么说,这件事情也应该是落魄镇的内部矛盾。你们是落魄镇的人吗?”石岁冷笑道。

“我也见你们几个很面生,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殷族长怒道。

“我们只是慕名来品尝美食普通人而已。”另一个陌生顾客强作镇定地说道。

“恐怕不是这么简单吧!”狄羲笑道,“如果是真心过来品尝美食的,为何要煽动落魄镇的顾客呢?”

“我就是路见不平,不行吗?”这几个人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门口移动。他们心里知道现在已经是大势已去,随时准备一溜烟逃跑。

“你们几个想去哪里啊!”几个落魄镇定民众眼疾手快,直接挡在了门口。

“这下糟了!”两个陌生顾客顿时吓得面如土色。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老实交代!”武大哥大声说道。

“还有你们几个,这个时候走也

不是很合适吧!”甄妍也对着正准备偷偷溜走的那几个媒体记者说道。

“没有,没有我们没有想走啊!”记者尴尬地笑道。

“影儿,有件很有意思的事情。”狄羲笑着说道。

“羲哥哥,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啊?”枫影儿也十分配合地问道。

“今天波哥的‘深夜食肆’刚刚开始评审,就有媒体过来采访。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啊!”狄羲面色一变,语气中充满了寒意。

“这位朋友是什么人啊?我看你是误会我们了!我们只是正好要做美食节目。你看这是我们的工作证。”那个记者忙不迭地拿出了一个金属芯片。

“这个就不用麻烦了,你们如果想掩饰身份,一定会在芯片里做手脚的。”狄羲笑道。

“那你说我们是谁?你要知道,现在我们的摄像机还在拍摄呢!相不相信,等我们回去了好好曝光你们!”那个记者不甘示弱地说道。

“相信,我当然相信。”狄羲平静地说道,“论煽动舆论、乱带节奏的水平,我可比不上你们这些无良媒体。只是对于‘千味堂’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实在是不齿。”

“他们是‘千味堂’的人吗?”枫影儿问道。

“不只是他们,那几个人也是哦!”狄羲指了指那两个已经被控制住的陌生顾客道。

“随你怎么说好了!”那个记者依旧强辩道,“我们可是和‘千味堂’一点关系都没有。”

“真的没关系吗?”狄羲说着直接按动了多功能手镯,刹那间一大堆息资料展现在了众人眼中。

“‘味之精品’娱乐公司,由千味堂集团控股,涉足范围包括新闻娱乐、在线直播等等。”资料里面显示的这个记者的背后公司正是“味之精品”。而且那两个陌生顾客的身份也被查明,也是千味堂一个偏远分店的员工。

“现在真相大白了,你们还有什么话说!”狄羲大声质问道,“你们一开始就筹划了此次的大戏。你们千方百计查明了波哥的真正身份,借着‘深夜食肆’评审的机会,挑起事端。真正的目的是让波哥失去‘厨神大赛’的参赛资格,我说得对吗?几位金牌演员?”

“狄兄弟分析得很对,现在除了受伤的晓峰,对他们‘千味堂’威胁最大的就是禹兄弟了。 ”杨方点点头道,“只是没想到这‘千味堂’竟然想出这样的手段,真实令人叹为观止啊!”

听得杨方嘲讽的话,那几个记者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老大,现在怎么办?”几个“千味堂”的人聚集在那个采访记者的身边,不知所措地问道。

“我怎么知道!”那个所谓老大一时之间也乱了方寸。

“呵呵,‘千味堂’果然好手段,为了这个冠军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此时一直在幕后没有现身的韩满堂终于走到了台前。

“韩理事!”甄妍和伍梓惊叫道。

“这下完了,连美食联盟的高层都来了,我们这回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千味堂”的主谋垂头丧气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