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农商行的会议室里,继续响起那个领导义正言辞的洪亮声音。

“所以啊诸位,我的建议是,用同样的办法追债,但是找别的人合作,比如王氏建材公司的老总王平,咳咳,我说王大麻子各位可能会有映象。我们可以让他们用百分之七十甚至八十的价格买下另外几个区农信社的债务,我想他们一定会答应的……”

看到这领导主动提起王大麻子,程丽华目光泛冷,果然刘维高这家伙私底下跟王大麻子有见不得光的事,这就急不可耐的想让王大麻子来收账了。

事实也确实如她想的那样,这刘维高私底下跟王大麻子的关系确实不错,因为他以前就是金羊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主任,当时王大麻子贷款那些都是找的他,而刘维高有些麻烦的时候,王大麻子也会帮他处理。

他打的如意算盘是让王大麻子去收账,这次李锋一个星期就赚了几千万,王大麻子不会看不到其中的利润,他肯定也眼馋这样一笔买卖。

自己把这买卖交给他,那家伙是懂事的,不说跟他平分,拿个两三成给他也够他吃的,多了他也不敢贪。

不过刘维高显然忽视了其他人的精明程度,打着同样主意的人还不少。

“我觉得把收账的事交给一家做不太好,上马河区下马河区那边也可以交给别人来做吧,是不是啊各位,这样也不会太显眼,而且也更有利于收账,挽回国有资产。”

另一个领导说话了,其余的领导也都纷纷附和。都是在本地混了那么多年的老油条了,就算不认识别的大混子,谁还没点拐弯抹角的关系,总能和那些大混子扯上关系,谁都想捞好处,凭什么让刘维高一个人捞。

刘维高脸色阴了一下又恢复了正常,他也知道自己一个人吃不下,也就淡然了。反正金羊区农村信用联社那边肯定是要交给王大麻子去收账的,也只有这家伙有那个实力,好处不会少他的。

董事长林前明也知道下面这帮人怎么想的,没有点破,点点头一锤定音的说道:“那就这么定了,联系那几家有实力的公司,跟他们谈合作。还有,苍龙保镖公司这次好歹算是帮了我们大忙,不能让人说我们农商行过河拆桥嘛,我提议今晚我们班子成员也请人家李总和他公司的人吃个饭,过年了,包个红包感谢一下。”

水嫩娇美长裙气质女神

“可以可以,董事长说得在理。”

其他人都不反对,虽然嫉妒李锋赚了那么多钱,但他们还是惹不起李锋的,人家能跟秦城的一号二号处成那么好的关系够他们羡慕的。

程丽华鄙夷的看着这一帮人,心里莫名悲凉。“丽华,宴请苍龙保镖公司那边的事就由去安排吧。散会。”

听到董事长林前明的话,程丽华默默点头。

接到程丽华打来的电话,李锋有些意外,农商行那帮人竟然要宴请他,想到晚上还有两场饭局,他暗暗苦笑,看来到了年底才是最忙的时候,各种饭局应接不暇。

“程主任,吃饭的地方就安排在天河酒楼吧,今晚我公司的同事也要在那边聚餐,方便点。”

李锋没客气就答应下来,接下来他还有和农商行合作的打算,现在只有青羊区的农村信用联社完成了追债,其他几个区都还没开始,既然第一炮打响,他想乘胜追击拿下农商行在另外三个区的债务,跟农商行那帮子领导搞好关系是必须的。

“行的李总,那就安排在天河酒楼吧。”程丽华知道李锋跟天河酒楼的关系,并不意外,犹豫了一下,她咬了咬牙说道:“李总,从私人感情上,我很感激帮我解决了麻烦。有个事我要跟说一下……”

程丽华说的是之前会议上发生的一幕,站在农商银行信贷部的立场上,其实那帮子领导的做法并没有错,反倒是她这么做有损害农商行利益的嫌疑。但她向李锋透露了出来,反正李锋迟早会知道这件事,她也不想到时候李锋怀疑是她在里面落井下石过河拆桥。

“程主任,我知道了,谢谢,晚上吃饭的时候再聚。”

李锋放下电话,脸色有些冷,农商行的过河拆桥确实出乎他的意料,仔细想想又在情理之中。他在这次的追债事件中捞足了好处,和农商行是利益合作关系,说不上帮了农商行,人家这样做完全说得过去。

“锋子,这家伙真是太厉害了,一个星期大赚三千万,简直是翻云覆雨的手段啊。”陈秀媚兴奋的放下李锋从保镖公司带过来的的报表,抬起头,看到李锋面无表情站在那愣了一下:“怎么了,刚才还喜气洋洋的?”

“农商行那边……”

李锋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陈秀媚越听越愤怒,啪的一巴掌拍在面前的办公桌上:“这些王八蛋过河拆桥的手段玩得还真溜,他们也不想想,之前要买断债务的时候他们终于扔掉一个大包袱那个欢天喜地的劲,现在一看得了好处就眼红了,怎么那么贱……”

被陈秀媚这一通骂

,李锋心情反倒好了起来,苦笑不得的摆摆手:“算了三姐,这法子是我想出来的,别人要赚那个钱,先得问我同意不同意。先看着吧,当做不知道,晚上再说。”

陈秀媚皱了皱眉,隐隐明白了李锋的目的:“想先看看那帮大混子的反应再说?”

“对。”

李锋走到窗户前看着外面灰蒙蒙一片,让人心情沉重的天空:“黑云压城城欲摧,秦城必须要经营得铁桶一样。不跟我一条心的,就不能再留了。”

陈秀媚打了个寒战,李锋这么说那就表明,如果这时候有谁敢起异心,那他拿某些人下狠手是必然的,秦城怕是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又想到韩擒虎和刘佛海背后的势力,她又释然,在敌人那么可怕的情况下,有些事连李锋都没法左右,何况那帮大混子说穿了跟他们就是利益的结合,他们势大,所以这些人暂时臣服,并没有什么情义在其中,下狠手也无所谓。